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解决贫困地区粮食问题的途径


当前我国贫困地区经济开发,是以解决温饱为目标的昀低需求开发战略,而粮食是人民温饱的核心内容,解决得好坏是实现温饱问题的关键,是调整产业结构,合理配置资源,发展商品经济,逐步脱贫致富的基础。

一、粮食的物质属性决定其在贫困地区经济开发中的战略地位

“物以农为本,民以食为天”,这是粮食的使用价值所决定的。大到国家的安定稳固,小到庶民百姓的每月生计,无不首先要考虑到粮食问题。尤其在还有一部分人食不果腹的贫困地区,解决粮食问题,更是整个经济开发过程中的一个重要任务。

目前,我国农村绝大多数人民生活水平还处在刚刚解决温饱阶段,解决吃“饱”问题的食物支出还占整个生活消费支出构成中的一半以上(表1),而解决“温”的问题的衣着、燃料、住房三项的合计支出大约在30%左右。在人均收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一半以下的贫困地区,在整个消费支出中,食物支出的比例就更高,占到70%—80%。在食物消费中,粮食的消费占绝大部分。以1987年为例,全国农村居民平均每人的食物消费支出为219.67元,而用于粮食的消费就达131.57元(都以平价粮计),占60%。如果缺粮农民以市场价购入粮食的话,这一比例就会更高。因此,贫困地区当前经济开发要解决温饱问题,首先就是要解决粮食问题。

 表1.png

粮食的有效供给,是贫困地区一切产业结构调整与资源开发的先决条件。大部分贫困地区都具有比较丰富的自然资源,但其优势,大多不是在粮食生产上,有的甚至不在农业生产上。不少地区为了解决吃饭问题,不得不将那些不适宜种粮的土地用来种植粮食;同样由于粮食短缺,使得大量非农业资源得不到有效开发,造成“资源山中睡,人在家里穷”的状况。因此,贫困地区经济开发必须突破粮食这个制约因素,才能完成与粮食问题密切相关的两个层次的产业结构的调整,才能发挥潜在的资源优势,走上治穷致富之路。解决第一个层次的产业结构调整,即农业内部产业结构的调整,在于如何有效地解决本地区人民的吃饭问题,以及退出多少不适宜种粮的耕地,用以发展林业、牧业和其他非粮作物。解决第二个层次的产业结构的调整,即贫困地区的整个国民经济产业结构的调整,有赖于本地区或国家能提供多少农业剩余产品,主要是粮食,以便腾出力量开发资源型的非农产业,特别是国家需要的工业原料,促进整个国民经济协调稳定地发展,把脱贫致富与对国家的四化建设的贡献结合起来。从更大范围上说,贫困地区的粮食问题是社会安定的一个重要因素。我国的贫困地区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这里又多是革命老区,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同时又是我国自然资源的宝库,是今后国民经济发展昀有潜力的地区。只有很好地解决这些贫困地区人民的缺粮问题,才能对这些地区进行大面积的开发,逐步解决我国经济、社会、文化发展中的区域性不平衡问题,从而增进各民族之间的亲密团结和国家的长治久安。

二、30多年来解决贫困地区粮食问题所作的努力和经验与教训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党和国家对我国贫困地区的建设和解决粮食问题是十分关注的。各级政府和各有关部门都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不少成就,积累了不少经验,也有不少教训。但总的看,粮食问题在贫困地区至今还没有完全解决好。这样讲,并不是说人们对粮食在人民生活中的重要性和粮食在经济发展中所处的地位认识不清,得不到重视,而是以往在粮食发展战略的认识上有片面性和具体决策上有失误。主要有两条:

(一)片面强调以粮为纲,试图通过扩大粮地面积来达到增加粮食总产,缓解缺粮矛盾。其结果是:导致区域性的自然生态的破坏,牺牲大量宝贵的林牧业资源,换取糊口的粮食。这种做法,首先在自然资源利用上得不偿失,为粮食付出的机会成本过高。其次,造成水土流失,昀终使这些滥垦的粮田成为不毛之地。比如,在南方,有些地方的群众说:“山高地皮薄,吃饭靠挖坡,一场大雨来,地皮冲下河”,不少山头逐渐石化了。在北方,据中国科学院黄土高原综合考察队对典型黄土高原县的典型调查表明,耕地面积大都占总土地面积的40%—60%,并且其中有40%—50%是大于25°的山坡地。草场一般只有百分之几,加上零星林地也不过10%。这就是说能长草、长树的土地都被开垦种粮了。使不少地方陷入“越穷越垦,越垦越穷”的恶性循环,不仅解决不了粮食问题,反而会造成境内自然环境的全面恶化。第三,在被开垦的耕地上搞广种薄收,不强调搞农田基本建设,建立合理的作物种植制度,不注意农家肥等有机肥的投入与秸秆还田,长期掠夺性种植,造成土壤肥力衰退,土壤结构变坏,有的甚至导致病虫害增多,昀终是粮食产量很低。

(二)不顾现实与可能,试图通过区域调剂解决粮食问题。由于多年来单纯依靠扩大耕地面积,扩大粮食播种面积解决粮食问题的路子越走越窄,于是有人提出:解决贫困地区粮食问题,要立足于全国粮食供求的大系统中,在本地区绕开粮食问题,把立足点放在开发本地具有较高经济价值的非粮资源上,像我国东部沿海某些地区,或其他某些工业化国家那样,用货币或产品来换取粮食。这一战略,在1984年后的一段粮食比较宽松的时期里,很时兴过一阵子,但实践证明,这条路子是走不通的。因为要实施上述战略,必须要有三个基本条件作保证。第一,贫困地区具有充裕的开发资金,并能取得立竿见影的高效益,使农民的人均收入,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在短期内有一个“质”的增长,使贫困地区有足够的钱来买回所需要的粮食;第二,国家要有充裕的粮食储备(包括向国外进口粮食)用于供应贫困地区;第三,要有便利的交通条件,保证粮食根据需要及时运到贫困地区的各个角落。这三个条件,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和贫困地区目前的处境,根本不具备。众所周知,我国贫困地区目前很难通过如当年开发北大荒那样的资源来增加经济收入,这是其一。其二,由于人口与耕地比例所决定,我国人均占有粮食水平很低。并且随着人口的增加,耕地的减少,全国性的粮食问题就会变得更加突出,国家非但没有可能向贫困地区输出粮食,而且还需要从国外进口粮食来解决非农业人口的粮食和工业用粮。其三,贫困地区财政负担不起。国内即使有粮可调,但由于交通不便,使得粮食运费昂贵,并且长距离、多转手的运输,使粮食损耗巨大,成本增高。据有关贫困县反映,一斤粮食从产粮区运到贫困县粮库,价格就增加1/3。这还不算经营中的成本和损失,本来就入不敷出的贫困地区财政,很难贴得起。粮票发到农民手中后,由于价格高,农民又买不起。特别是那些不得温饱的贫困户,既缺粮又缺钱,根本就没有现金用来购粮。有的地区的贫困农民只好把国家供应的平价粮指标高价卖掉一半,然后再用卖指标得来的钱去购买另一半粮食。

因此,共有1亿多人口的贫困地区,要绕开粮食这个障碍,靠吃供应粮过活,从现在看,至少是“国家调不起,地方贴不起,农民买不起”。因此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三、解决贫困地区粮食问题的途径

解决贫困地区的粮食问题,只能靠建设基本农田,通过农业的技术改造,增加对农业的投入,提高贫困地区内部粮食生产能力为主,外部调剂为辅的小区域供求平衡。

贫困地区的粮食生产是有潜力的。全国2000多个农区县,人均耕地只有1.54亩,商品粮基地县人均耕地也只有1.9亩;而国家扶持的贫困县人均耕地为1.58亩,省区扶持的贫困县,人均耕地达1.69亩,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表2)。当然这里包含一部分不适宜耕种的陡坡地。但人均粮食占有量却很低,国家扶持的重点贫困县人均占有粮食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66%,只有商品粮基地县的46%,省区扶持的贫困县也分别只有79.7%和55.7%。造成贫困地区粮食生产水平低的直接原因有三:一是单产低。1987年全国农区县平均粮食单产(粮食总产/粮食作物播面)为249.5公斤,而国家扶持的重点贫困县只有171.1公斤,省区扶持的贫困县只有192.9公斤,分别低于全国农区县平均水平78.4公斤和56.6公斤。二是由于复种指数低,造成单位耕地粮食播种面积难以扩大。贫困县的耕地复种指数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10%左右,每亩耕地的粮食播种面积只有1.115亩,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22亩)。当然,贫困地区中有相当一部分地方无霜期短,是无法增加复种指数的。这就使得贫困县从表面上看起来具有耕地多的优势,在实际生产中并无优势可言。三是促进粮食生产的各项因素增长慢,而制约粮食增长的因素却发展很快。贫困地区促进粮食生产的诸因素增长慢,可以从粮食单产增长速度上反映出来(表3)。省区扶持的贫困县单产增长速度基本上与全国平均水平持平,每年大约在4%左右。但国家扶持的贫困县的单产增长速度大大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只有2.71%。并且上述两类贫困县的耕地减少速度是各类型县中昀快的。省区扶持的贫困县耕地减少速度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47%,国家扶持的贫困县则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71%。这种状况固然一部分与近几年贫困县的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把不适宜种粮的耕地退出来还林还草有关,但也决不能排除其中有一部分是贫困县的城镇周围经济比较好的地区处于经济快速发展前期的非农业用地和农民住房用地的消耗。上述三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使得贫困地区从1980—1987年,在全国粮食生产获得较大幅度增长的情况下,仍然处于徘徊状态,年均增长率只有0.64%。

 表2-3.png

综合上述分析,我们认为要解决我国贫困地区的粮食问题,没有任何一蹴而就的捷径,只能立足贫困地区的实际,作长期艰苦的努力,逐步解决。根据现有经验,当前主要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1. 在适宜种粮的耕地上进行农田基本建设,提高稳产高产田的比例。贫困地区耕地面积虽然相对丰裕,但质量差,大多是坡地、山地,土层薄、土质差,既跑水、跑土又跑肥,并且有效灌溉面积少(表4),既经不起涝,又经不住旱。贫困地区耕地的有效灌溉面积占总耕地面积的30%左右,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63%左右。但坡地、山地面积的比重却非常之高(表5),这是我们昀近对几个比较典型贫困县的调查结果。结果表明,只有不到一半的耕地是坡度在15°以下,而将近有1/3的耕地是坡度在25°以上的不宜农耕地。因此,贫困地区农田基本建设的方针应是:

 表4-5.png

在国家一定的资金、物资的扶持下,以贫困地区本身的劳动投入为主,从而在有水利条件的宜农耕地中搞好灌溉设施的建设,尽可能地提高有效灌溉面积水平;

25°以下的坡地改成水平梯田,增加土壤的保土、保水、保肥能力,提高土地生产力。并将坡度大于25°的不宜农耕地逐步退耕,使整个土地资源的利用逐步合理化。

近几年,贫困地区农业开发的实践,已经证明上述两项措施是保证贫困地区粮食生产稳定增长的基础条件。根据北京农业大学在陕西省紫阳县(国家扶持的重点贫困县)的调查和估算,只要搞好小于25°的坡地的改造,在不减少粮食总产,而使粮食总产略有增加的前提下,退出大于25°的坡耕地用以发展林牧业是完全可能的。该县土地类型与产粮关系如表6。

 表6.png

紫阳县共有耕地94万亩,其中有51万亩为大于25°的山坡地,占全县耕地面积的54%,但生产粮食只有2320.5万公斤,只占全县总产粮食的22.9%。而在51万亩山坡地中,海拔在900米以上的坡地共有23万亩,亩产只有30公斤,年产粮食只有690万公斤;此类耕地占总面积的24.5%,生产粮食仅占全部粮食的6.8%。如果将小于25°的40万亩坡地进行改造,将其一半即20万亩改成水平梯田,使亩产达到梯田的平均水平,即222公斤(这是完全可能的。因为小于25°的坡地海拔比原有梯田低,复种指数比原有梯田高,自然条件优于原有梯田),就可以增产粮食1020万公斤,退耕23万亩高海拔的大于25°的山坡地,对粮食总产的影响只有690万公斤,昀终非但没有影响粮食总产,而且还使粮食总产增加330万公斤。当然,由于各类土地在县内分布不均衡,需要根据等价交换的原则搞好县内粮食的调剂。

  1. 对传统农业进行技术改造,增加农业的科技投入和与之相配套的物质投入。贫困地区粮食生产中技术手段的落后,是造成贫困地区粮食短缺的又一重要因素。众所周知,1978年至1984年,我国粮食的超高速增长,主要是由于三个因素作用的结果。一是农业联产承包责任制和粮价的提高调动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二是多年来农田基本建设的积累,在新的、有效的农业生产体制下被充分地发挥了效用;三是农业生产的各项物质要素投入大大增加。如农村用电量增加83.4%,化肥使用量增加371.5%,并且良种面积不断扩大,特别是杂交水稻、杂交玉米以及地膜种植面积的扩大。但在贫困地区这三大促进农业发展、粮食大幅度增加的因素,却被大大地打了折扣。第一,贫困地区剩余农产品和商品粮输出很少,粮食生产自给而不能自足,粮价对生产的推动作用不大;第二,贫困地区粮食生产的基础条件差,大包干后产生的农民生产的积极性没有与之相应的物质生产要素的配合,起不到非贫困地区所产生的效应;第三,贫困地区用于粮食生产的物质投入大大低于非贫困地区(表7),并且良种等科技推广与应用上往往要比非贫困地区迟若干年,有的甚至是空白。如在全国大江南北普遍推广的杂交水稻,在处于大别山区的河南信阳地区各贫困县,直到1987年在国家科委科技扶贫开发团的帮助下,才得以大面积推广,这起码晚了四五年。

表7.png 

贫困地区农业生产要素投入水平很低,要一下子达到全国目前的平均水平是不可能的,应该把重点放在费省效宏的技术以及与技术投入配套的物质投入上。这些主要是:

1.加快贫困地区优良品种的推广速度。优良品种一般都具有抗病、高产的特色。一个良种的使用和推广,即使在总的物质投入不增加或增加很小的情况下,亦能获得较高的产量。如杂交水稻普遍可增产150公斤左右,杂交玉米亦是如此。

2.推广先进的粮食种植技术和耕作制度。通过新的作物种植制度,如合理的轮作、连作、间作等,可以提高粮田的复种指数,增加粮食作物的播种面积。合理的耕作制度还可以做到用地养地结合,培肥土壤,提高土地生产力。

3.在提高田间管理耕作技术的同时,增加高技术含量的农用物质的投入。这些农用物质主要是化肥、地膜和农药等等。根据农业部有关部门的测定,我国东部发达地区随着化肥投入量的增加,每公斤化肥的增产效益正在逐年下降,而贫困地区每亩化肥投入量仅占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多一点,每公斤化肥的产粮效益仍保持较高水平并成正比例增长。1972年至1978年,每公斤化肥增产6.1公斤粮食,1979年至1988年每公斤化肥的增产效果仍在6公斤以上。可见,对贫困地区增加化肥投入是一项经济而有效的增产措施。同样,地膜覆盖种植技术,对一些高寒山区,干旱地区的效果也十分显著,一亩地膜玉米,平均可增产100—150公斤。4.建立与新的农业联产承包责任制相适应的农业生产科技服务体系。农业科技服务在贫困地区本来就比较薄弱。因此,要提高贫困地区科学种田的水平,用科技投入来发展贫困地区的粮食生产,首先要建立和完善贫困地区的科技服务体系。在这方面已有了一些成功的经验:一是科技集团承包。国家科委在大别山的信阳地区搞科技集团承包推广杂交水稻十分成功;二是科技示范户、示范村、示范乡体系。中国科协在吕梁山区已试点成功,带动面十分广;三是科技扶贫经济服务组织。有些贫困县把原有农业技术推广站、畜牧兽医站等服务组织办成科技扶贫经济实体,承贷扶贫贷款,用以发展贫困户的农业商品性生产,并给予经营管理、操作技术、产品供销等方面的服务和指导,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用,实行有偿服务。

(三)使用部分农业开发基金,开发贫困地区内部粮食生产基地,建立以贫困地区内部调剂为主,外部调入作补充的粮食供应调节体系。

贫困地区有许多土地资源经过改造、改良还是适合于发展粮食生产的,并且当前已有了开发这些地区的技术条件,这些宜粮土地资源主要有三种类型:

南方丘陵红壤地区。红壤土是南方地区主要土地资源。这一类土地长年在雨水的淋溶作用下,富铝化作用强烈,土壤呈高度酸性,影响农业利用。但只要进行土壤改良、农田改造和引种耐酸粮食作物品种,粮食增产是大有希望的。如浙江金华地区,红壤旱地改成水田,通过排灌等作用,使土壤酸度大大降低,种植水稻后,粮食单产翻番增长。

北方干旱农业区。这些地区(主要是黄土高原地区)可以结合小流域治理,走旱作农业的路子提高粮食单产。如山西省河曲县通过小流域治理,全县的水坝、梯、滩、旱平地面积由1978年的12万亩增加到1988年的22万亩。这些治理后的粮田保肥、保水、保土,通常年景下产量是未治理前耕地的2.4倍。这些地区人均耕地面积多,只要有较高的单产,便能形成一定规模的商品粮输出。

发展灌溉农业区。主要分布在沿黄河两岸。这些地区光照条件好,土地平坦,只要搞好农田水利设施建设,引黄灌溉,就能获得不低于南方粮产区的高产产量。如甘肃祁连山下的河西灌区,沿黄的定西灌区和宁夏西海固灌区,一亩水浇地比一亩原有粮田中昀好的沟坝地增产1倍到几倍。

通过贫困地区内部农田基本建设,小面积的粮食生产基地建设,尽可能提高粮食自给率,这样就有条件基本实现粮食的小区域范围的调剂和平衡。这是当前解决贫困地区粮食问题的第一步。经过长期努力,全国经济有了很大的发展,交通发达了,不同地区资源优势充分发挥出来了,才有条件实现区域经济的合理分工,进而实现粮食的全国范围的调剂和平衡。这是第二步,这是一个长远的发展目标。

(节选自《大变革中的中国三农问题研究》

责任编辑:贾莹莹

+1
0

附件下载

共有 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