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东西联合开发贫困地区


为了解决长期以来贫困地区资金投入效益低、贷款回收难度大、脱贫效果不理想的问题,1987年10月国务院《关于加强贫困地区经济开发工作的通知》中提出,要拿出一定的扶贫资金,直接交给发达地区和大中城市,到贫困地区进行项目开发,探索新的投资方式。为了实施这项改革,国务院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请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支持,从1988年起,增加1亿元扶持贫困县发展工业的专项优惠贷款,其中一部分用于东部发达地区、大中城市和中、西部贫困地区之间大跨度的联合开发项目,一部分用于省、自治区范围内的发达市县和贫困县之间小跨度的联合开发项目。这是贫困地区和发达地区之间横向联合的新发展,受到了各方面的欢迎和支持。

一、联合开发的必然趋势和历史机遇

贫困地区与发达地区搞联合开发,是双方经济发展的共同要求。就贫困地区来说,大多数地方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充裕的廉价劳动力,又有相当数量的扶贫开发资金,就是缺人才,缺技术。因而出现了两个见怪不怪的现象:一是虽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得不到合理的开发利用,人们叫“端着金碗讨饭”;二是虽有连年不断的资金、物资投入,但没有产生理想的效果,人们叫“年年给钱年年穷,年年扶贫年年贫”。就发达地区来说,有人才、有技术、会用钱、会管理,但原材料不足,能源紧张,资金短缺,劳动力不够用,经济发展受到一定限制。如果双方联合起来,就能扬长补短,使生产要素得到优化组合,经济共同得到发展。对金融部门来说,过去给贫困地区的贷款使用效益不高,资金回收困难。现在改由发达地区、先进企业承贷承还,承担风险,既有利于资金回收周转,又保证了贫困地区受益,因而也很乐意。这种做法,在国际上也有先例。

扶贫工作的这一改变,突破了过去孤立地在贫困地区和贫困户身上做文章的传统方式,调动了两个积极性,发挥了社会的整体功能,使发达地区和贫困地区在互利互惠的基础上,先富帮后富,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这对贫困地区经济开发具有重大意义。

贫困地区与发达地区的联合开发也是国民经济整体发展的需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贫困地区经济有了较快发展,可是与发达地区的差距仍然很大,而且多数地区还在继续扩大。据有关方面调查,人均工农业总产值1981年东西部差额为669元,1985年扩大到1098元,差距绝对额增大了64.11%;农村人均收入差额由72元扩大到171元,差距绝对额增大了136.81%。地区间发展不平衡状态是不可避免的,但差距无限度地扩大,造成区域间倾斜的经济发展结构,就难以保证国民经济长期协调、稳定地发展。贫困地区的许多自然资源是国家经济建设重要的、急需的,贫困地区的开发实际上就是我国中西部的开发。在全国经济发展的战略布局上,既要重点发挥经济比较发达的东部沿海地区的重要作用,又要逐步加快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的开发,使东西部在横向联合的基础上相互开放,各展所长,协调合作,共同发展。这样,贫困地区就把开发致富和对国家的贡献结合起来了。

去年,中央提出加快沿海经济发展的战略,不仅能够促进沿海发展,而且必将带动内地的发展,为东西部横向联合提供了良好机遇。我国沿海比较发达的地区,基本上完成了城市工业向农村扩散的第一阶段的任务,现在要“两头在外”,进入国际市场,发展出口创汇产品,必然要向外转移一部分劳动密集、技术简单、收益相对较低和能耗较高的产业,而转移的流向自然是劳务成本低的中西部地区。同时,“两头在外”也不是说所有出口创汇产品需要的原材料都来自国外,相当一部分还要依靠国内,不少来自中西部地区。这些,都是发展东西部横向联合的条件。

二、联合开发的广阔领域

贫困地区与发达地区大跨度的横向联合开发从哪里着手,搞哪些方面的联合?总的来看,一是要充分利用中西部贫困地区优势,重点发展资源开发型产业,成为沿海外向型经济的依托;二是要优先安排那些投资少,见效快,扶贫覆盖面大,能带动千家万户发展商品经济的原材料开发和初级产品加工项目;三是发达地区要推出拿手技术,创出有竞争力的产品,在贫困地区办出一批示范企业,带动当地工业发展。从以上总的要求出发,组织和发展多种内容、多种形式的横向联合。

(一)联合开发原材料生产基地。原材料紧缺是当前工业发展中普遍而突出的问题。据有关方面的统计,按我国现有毛纺能力,每年需消耗纯羊毛60万吨,而国产毛不到6万吨,加上进口的17万吨,还不足生产能力的40%。全国现有缫丝生产能力需要蚕茧800万担,而实际蚕茧产量只能满足70%。沿海许多老桑蚕基地因比较利益低农民不干了,中西部农民愿意干,但不会干,没有发展起来。还有铜、铝、镍等有色金属原料与加工能力之间的供需矛盾也十分尖锐。由于原材料紧缺而引发出的各种“大战”连年不绝,如“羊毛大战”“棉花大战”“蚕茧大战”“茶叶大战”等等。加工工业能力不断增长,四面八方都来抢购这点有限的原料,是不可能给工业带来大发展的。根本出路在于开辟新的原材料生产基地。原材料基地和加工企业的结合,减少中间环节,有利于产销平衡,避免供求大起大落,符合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发展的要求。现在沿海发达地区有远见的企业家已率先行动,利用贫困地区丰富的资源和廉价劳务,投资建设一些原材料基地。江苏省1986年和1987年,同甘肃、宁夏、青海、新疆、广西五省(区)通过多种联合形式签订的协作项目1000多项。

(二)联合开发副食品生产基地。当前食品供应不足,特别是肉禽蛋奶菜等供应不足,以及由此导致的市场波动、价格上涨,这是全国经济生活中的一个尖锐问题。尤其是在发达地区、大中城市这个问题更为

突出。我们国家人口多,耕地少,到本世纪末人均占有粮食也只能大体维持到400公斤水平,不可能依靠大量粮食的转化来解决副食品(主要是肉食品)紧张的问题。出路在于充分利用北方辽阔的草原,南方丰富的草山草坡,以及许多荒山、水面、海涂,大量发展牛、羊、兔、鹅等草食畜禽、水产品,以及茶叶、蔬菜和各种干鲜果品。这些资源大多分布在不发达的“老、少、边、山”地区,是我国未来的农牧业商品基地。现阶段宜首先选择临近水、陆交通干线,与大中城市运距不太远,开发条件比较好的贫困地区,发展副食品生产基地,与城市挂钩,建立农工商联合公司,产品就地分等包装或加工,直接供应城市批发市场。

(三)从沿海向贫困地区转移或扩散劳动密集型的加工项目。如地毯、绣花、抽纱、毛线衣和各种编织等出口创汇产品,以及中低档服装和其他小商品生产,外贸需要,内销需要,但沿海没人愿意干,应当因势利导组织贫困地区把它接过来。特别是其中某些“不用油、不用电、家家户户都能干”的手工产品可以大面积推广。加工出口产品的转移应当分步骤进行,开始一般先把加工部分转移到贫困地区,产品牌子、销售口岸不变,企业龙头仍保留在沿海发达地区,不然接过来又断了线不行。

(四)联合开发出口创汇产品。“老、少、边、山”地区有许多沿海、平原所没有的独特资源,如贵重药材,无污染山菜、山果、木、竹制品等等,有些是传统的出口产品。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加工技术不高,市场信息不灵,出口渠道不通,形不成大批量的稳定的出口商品的生产基地。这就需要和沿海口岸城市发展横向联合,建立生产、加工、出口一条龙的联合经营实体。同时,随着内陆边疆口岸的开放,边境贸易的发展条件十分有利,但所需要的商品跟不上。这里并不需要什么高档商品,大量的是电筒、胶鞋、热水瓶和针织、轻纺等日用生活品。贫困地区可以请沿海乡镇企业家去开厂设店,联合生产经营边境口岸贸易所需要的商品。

(五)联合生产高能耗产品。中西部地区兼有资源和能源双重优势,不少地方煤炭、水电资源丰富,沿海地区能源紧张,像硅铁、电石、电解铝等高耗能产品的企业都办不下去,而工业生产又很需要这些东西。怎么办?昀好是把这些产品从东部转移到西部去干。

(六)向发达地区组织劳务输出。当前发达地区、大中城市的一些工种,如纺织、造纸、环卫、修路、挖河、建筑、装卸、烧砖瓦、种菜、养猪等累活、脏活、重活,不容易找到人干了。贫困地区的劳动力完全可以“乘虚而入”,填补空缺。关键是要打破“死守一方、死守一业”的旧观念。劳务输出是投资少、见效快的就业门路,一般是出去一人搞活一家,既能赚钱脱贫,又能开阔眼界,学习技术。从长远来看,可以使当地人均占有耕地扩大,有利农业规模经营,加快人均收入增长速度;输出人员汇回款项,拓宽当地市场,有利商品经济发展;输出人员补充了发达地区低工资劳动岗位,增强了企业竞争力。

(七)为贫困地区培训人才。重点是两个方面:一是围绕开发新项目和改造老企业的需要,从厂长到车间主任、班组长、技术骨干,成套地派到发达地区承包厂或对口厂,边工作、边进行系统培训;二是挑选一批脑子比较灵活的在乡知识青年,安排到发达地区家庭工业和小型企业中勤工俭学,在劳动中学习技术,学会以后自己干。去年已从甘肃、宁夏选派1000名青年到沿海学习、工作,摸索这方面的经验。

(八)招聘发达地区的科技人员、社会能人到贫困地区承包项目,领办企业。许多地方的经验证明,用对一个人,办好一个厂,富起一大片。在这个问题上,贫困地区要不惜重金招聘,敢于提供优厚的吸引人才的条件。

三、联合开发的条件和要解决的问题

发达地区与贫困地区的横向联合,要有互利互惠的政策,才能调动两个积极性,形成持久而有活力的合作开发机制。

当前发达地区到贫困地区参加开发,主要是怕承包的企业没有经营自主权,担心贫困地区搞地区封锁,开发的原材料拿不回来。因此贫困地区要为承包开发项目的企业或个人提供较好的投资环境和条件,按规定执行减免税收的政策。应保证承包者的经营自主权,包括招工、用人的自主权。要履行协议、合同,该让人家拿走的原材料要让人家拿走,保障人家应得的利益。

发达地区也要制定相应的优惠政策,吸引贫困地区和自己合作。发达地区到贫困地区主要是开发建设原材料基地,在这方面要放开眼光,从长计议,不要打小算盘,计较眼前小利,要做一个开明而有远见的开发者。发达地区同贫困地区合作,既要讲互利互惠,也要发扬扶贫济困的精神。因为“老、少、边、穷”地区历史上对共和国的成立,中华民族的团结发展,祖国边疆的安全巩固,都作出过重要的贡献,现在帮助他们改变贫困落后面貌是社会各界光荣的历史责任。

联合方式由双方协商,灵活多样,可以由发达地区承包开发,也可以同当地联合开发。发达地区到贫困地区承包开发的项目中,建设原材料基地占较大比重。在这个问题上,往往有这样的矛盾:发达地区希望开发起来后取得长期稳定的原材料供应,贫困地区则希望从原料开发到加工全由自己来干。有些地方因为这个矛盾解决不好,联合不欢而散。根据各地经验,解决这个问题的昀好办法是,从原材料生产到加工、销售以及出口创汇,建立农工商一体化的联合企业,或参加沿海的企业集团,双方分工合作,利益均沾。比如沿海到西部开发桑蚕基地,开始帮助产地种桑、养蚕、缫丝,把织绸、印染、出口先放在沿海,并返还部分利润和外汇给产地。随着生产的发展,沿海可以逐步把织绸部分也转移到产地,自己主要搞印染、开发新产品等深加工,发展外向型经济。我国过去经济效益不高的原因之一就是缺乏地区分工。沿海有先进的深加工能力但原材料不足,内地有充足的原材料但缺乏深加工技术,两方面的优势都不能充分发挥。内地要发挥资源优势,用原材料与沿海建立合作关系,一种是上面讲的原材料到沿海深加工,双方利益均沾,还有一种是沿海到内地来搞加工,也是利益均沾。总之,只要合理分工,处理好利益分配,就可以避免出现经济合作的短期行为,建立长期的稳定的经济联合。

横向联合的项目不一定都上新的,应当重视现有企业的技术改造。贫困县多少不同地都办了一点企业,但较为普遍的问题是缺乏人才,不善管理,办得不太好,经济效益不高。有的企业连年亏损,成了沉重的包袱。在这些地方,应该从改造现有企业入手。改造现有企业投资少、见效快,有的甚至不要什么投资,帮助改善一下经营管理,转让一项技术,开发一个新产品,扩散一个零配件,产品挂牌代销,就能收到良好效果。更重要的是,把现有企业办好了,能增强干部群众信心。

办工业不能不讲条件。贫困地区很多地方交通不便,缺水、缺电、缺少办工业的条件,而且都不是短期内可以解决的。所以,不能提倡“乡乡村村办工业”。从工业本身来说,也要求相对集中,这样,可以统一建设基础设施,节省投资,少占耕地,而且有利于商品流通、技术交流、经济协作、信息传播、经营管理,太分散就失去了这个优势,不利于降低成本、提高产品质量和竞争能力。具有较好的投资环境和条件,对发达地区的人才、技术也更具有吸引力。因此,贫困地区要利用内部发展不平衡的规律,扶持资源和开发条件相对好一些的地方优先发展,迅速形成新的增长格局。国外就有这样的经验,如意大利战后开发落后的南部山区时,就是选择地处平原,交通方便,有一定的基础设施和银行等服务条件,有潜在的动力资源的地方,确定16个20万人口以上的地方为工业发展区,20个20万人口以下的小市镇为工业发展点,不平均使用力量。我们贫困地区发展工业,要从实际出发,统筹规划,选择有水、有电、交通沿线的集镇作为工业开发区、开发点,让周围没有办工业条件的乡村都到这里办,使务工农民吃住在村,上班在镇,或工厂总装、推销在镇,加工在村在户。这样,把发展乡村工业和小城镇建设结合起来,形成工业生产、商品集散、文化教育、社会服务的中心,形成振兴区域经济发展的中心。同时,工业区、工业点的兴起,还可以逐步吸引那些缺乏生存条件的山区农民到集镇上来谋生,使山区获得改造和发展的宽松环境,国家也可以减少造价很高的公路、供电和供水建设投资。

在引进人才和培训人才方面,不能只限于“请进来、派出去”,对于发达地区自然流入贫困地区的民间能人,要注意组织和发挥他们带动当地群众学习技术、发展生产的作用。近几年沿海乡镇企业的购销员和民间各种能人,大量涌入西部地区,在西北、西南的很多地方到处可见。不少有远见、开明的地方干部,对看准了的有技术、会经营的外地能人,给他们提供场地、房舍,让他们就地开店、办厂(场),帮助他们把生意做好做大,不仅使外地人发财致富,而且为当地人提供了学习、就业的机会,带动了商品生产的发展,同时也为地方财政开辟了税源。

贫困地区既要同沿海发达地区发展横向联合,也要同本省的城市、工厂企业、科研单位发展横向联合。这里特别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建国以来国家在三线地区先后投入了近2000亿元资金,建成全民所有制企业29000个,占全国的1/3,有1600万职工,16万工程技术人员。这些企业大多分布在“老、少、边、穷”地区。贫困地区应主动同他们联系,充分利用其人才、技术、设备的优势和边角废料等,开展横向联合。

东西部横向联合,由领导机关牵线搭桥是必要的,但主要依靠双方经济组织和企业家直接见面,对口谈判。这是近几年的一条经验。过去行政机关、领导干部出面考察,谈判合作,签订协议,而没有经济组织和企业参加,往往签了一大堆意向性项目,真正落实下去的寥寥无几。原因在于经济工作涉及双方经营者的利害关系,项目的可行性,以及其他复杂情况,不是由行政领导机关拍板可以代替的。同样,只有经济组织和企业之间的活动,没有行政领导机关提供政策、信贷、税收等方面的优惠支持,创造横向联合的条件和环境,横向联合会困难重重。因此,在经济活动中应强调政企分开,不能以政代企,在促进联合上又要加强领导,做好必要的组织工作。

(节选自《大变革中的中国三农问题研究》

责任编辑:贾莹莹

+1
0

附件下载

共有 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