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英国“一带一路”特使范智廉: 英国希望发挥金融和服务业专长 服务“一带一路”


今年恰逢“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周年。在短短的五年中,“一带一路”倡议已成为中国对外交往中的一个高频词。作为第一个申请加入亚洲基础设施银行的西方大国,英国如何看待“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机遇?

今年1月,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对中国进行了上任以来的首次正式访问。尽管中英并未就“一带一路”合作签署协议,但就深化“一带一路”合作达成了广泛共识,并表示要打造“中英黄金时代”升级版。

2017年12月,英国政府指定前汇丰银行集团主席范智廉(Douglas Flint)为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一带一路”倡议特使,并组建“城市专家委员会”,计划共同推动英国和中国的“一带一路”合作。

今年5月8日,范智廉在北京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尽管中英政府在最高层面还没有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框架协议,但是在很多领域都有具体的合作计划。“英国首相、财政大臣、国际贸易大臣等都认真地、公开地表示,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符合英国的共同利益,并可以为英国带来商业利益。”

在范智廉看来,对于以金融业见长的英国来说,“一带一路”倡议将给伦敦金融城和英国服务业企业带来更广阔的机遇。“‘一带一路’倡议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充分调动国际融资能力,这就需要国际金融中心的参与。英国可以在这些方面提供专业的服务。”

目前,英国已率先共同核准并签署《“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宣布支持250亿英镑“一带一路”亚洲项目。英国渣打集团率先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签署100亿人民币“一带一路”项目授信贷款谅解备忘录,还将在2020 年底前为“一带一路”项目提供至少200 亿美元的融资支持。

范智廉赴西安参加了5月11日开幕的第三届丝绸之路国际博览会。他表示,希望通过此次活动展现出英国对于参与“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的意愿和能力。“我们在项目设计和项目管理方面有丰富的经验,还在金融方面有各种突出的专长,包括融资、风险管理、法律合同、仲裁等。”他认为,英国的参与可以锦上添花,进一步增加“一带一路”的融资能力。

英国对参与“一带一路”倡议展现诚意

《21世纪》:英国为什么要设立“一带一路”特使的职位?

范智廉:我们设立这个职位是向中国传递一个信号,那就是,英国非常认真地看待“一带一路”的机遇,我们也致力做出自己的贡献。这个职位是要在政府和私营企业之间搭建桥梁,以更好地发挥英国服务业的专长。英国对于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充满兴趣,希望与中国和第三方国家在“一带一路”沿线开展合作,以最大程度地提高倡议的融资能力。通过发挥我们的信用和金融优势,我们可以让这个倡议锦上添花。

《21世纪》:但是,中英政府还没有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协议。

范智廉:两国在某些领域签署了一些合作协议。至于大的框架,双方还在展开持续的对话。英国首相、财政大臣、国际贸易大臣等都认真地、公开地表示,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符合英国的共同利益,并可以为英国带来商业利益。我们设立这个职位就表明了我们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意愿和能力。但你说得对,在最高层面,双方还在就是否应该签订一个顶层框架进行对话。

《21世纪》:具体来说,英国可以贡献哪些专长?

范智廉:英国可以为“一带一路”倡议提供多专业能力。英国是全球金融业的领军者,拥有世界级的金融中心。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我们将可能遇到的问题包括:如何更合理地安排这些项目,让倡议的发展机遇最大程度地满足东道国的需要;如何通过提高项目的透明度和管理水平确保倡议的可行性,这将涉及很多法律问题和争端解决方案。“一带一路”倡议需要国际社会开展广泛的金融合作,因为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独立地完成这一任务。“一带一路”倡议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充分调动国际融资能力,这就需要国际金融中心的参与。英国可以在这些方面提供专业的服务。

《21世纪》:请列举几条你向哈蒙德提出的建议。

范智廉:“城市专家委员会”吸收了一批非常杰出的实践者,覆盖法律、金融、风险管理、保险等领域,以充分地表达各界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兴趣。同时,他们也向英国政府提供政策建议,如两国政府是否可以搭建更好的合作平台,以吸引私营领域的加入。英国政府将成立一个基础设施融资交易所,以吸引更多有能力的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倡议,并尝试确定一些符合英国专长的项目。

我们也跟财政大臣讨论了与中国和第三方国家合作的内容,包括建立标准,让基础设施成为全球资产类别。另外,双方也可以合作建立绿色债券的标准,中国已经是绿色债券的领军者。我们还讨论了制定一些旗舰项目的可能性。在这些项目中,我们可以让跨国参与者和国际融资机构加入,以此表明,推动项目最好的方式就是增加对国际金融界的吸引力。

基础设施融资需破解两大难题

《21世纪》:谈到基础设施建设,很多人都提到,应该引入更多私营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来缩小资金缺口。但为什么他们没有足够的动力参与基础设施投资?

范智廉:首先,在金融危机之后,尽管公共政策是要向基础设施投入更多的资金,但是监管框架对银行、保险公司、养老基金持有基础设施资产是不太支持的。第二,金融界更倾向于持有短期的资产,而不是投资周期更长的基础设施资产。有两件事情是融资市场要求的而私营机构很难提供的。第一是项目建设的先期保证(pre-completion guarantees)。在项目完工之后,资金流入就要容易得多。但在建设阶段,可能需要政府提供部分资金支持。第二是可以覆盖项目周期的政策框架。近期来看,我们需要对一个25年、30年的项目提供政策确定性,因为世界很多地方的政府常常会发生变动。

很多人都希望基础设施可以成为一个重要的资产类别,但这需要某些一致性和标准,涉及融资方式、财务披露制度、审计安排、争端解决机制、风险管控等。如果我们可以创造某种模板,明确指出在融资结构、争端解决机制、风险管控方面的项目特征,就可以让投资者省下大量的精力,让他们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具体项目的个别风险上。实际上,国际社会一直有意愿做这样的事情,但考虑到低利率环境下的回报,这么做的成本是非常高的。

《21世纪》:今年是金融危机十周年。有哪些教训是应该被吸取的?我们距离下一次金融危机还有多远?

范智廉:对我来说,我们从上次的金融危机中学到了三件事情:第一,诚实对待金融系统内的风险,也就是要认识到压力所在。政策制定者和市场监管者需要及时发现这些不平衡的地方,然后制定出应对方案,以在压力超过临界值后迅速采取行动。第二,抑制过度繁荣,处理好资金错配。一旦发现危险的苗头,需要尽早采取行动。第三,市场和政府都需要有信用。尽管可能并不存在安全网,但是良好的政策和监管框架可能可以防止某些不平衡发酵成需要更大行动才能解决的危机。

如今,你可以在世界各地看到,当经济出现泡沫的时候,人们会采取行动避免更多资金进入某些行业。随着金融电子化的发展,政策制定者和监管者可以掌握更多实时的数据,从而及时地了解市场发生的变化。

我不知道下一次金融危机什么时候到来,可能会是由某些没有被预料到的事情触发,可能与之前发生的金融危机完全不同。问题在于大家是不是为此做好了准备?很显然,监管者和市场都比过去做了更好的准备,有了更多的应对工具。现在的市场比2006年、2007年要强劲很多,流动性也更加充足。

沪伦通将在“一带一路”融资中发挥重要作用

《21世纪》:近期,中国宣布了一系列资本市场开放和改革措施。你对此有何评价?

范智廉:中国已经谈论了一段时间的资本市场开放,但一直在采取渐进的方式来兑现承诺。实际上,中国要想最大程度地利用好自己的发展机遇以及“一带一路”倡议,它的金融市场必须具有比过去更加复杂的能力。大型国际机构在中国可以带来国外的先进经验和专业知识,为中国的金融市场发展做出贡献。通过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中国将可以扩展这方面的专业能力,让本土的金融企业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因此,这是增加中国金融市场复杂性的自然路径。另外,这也将让中国金融市场更加国际化。

《21世纪》:中国监管层近期表示,要争取在2018年年内开通沪伦通。这对中英来说有什么意义?

范智廉:这将是在中欧主要市场之间增加股票和债券交易流动性的重要机会。它将在“一带一路”融资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它为股票和债券交易提供了更大的平台。上海和伦敦在不同的时区内,可以有效地开展接近24小时的市场交易,伦敦休市后,亚洲的市场又开始了,这将是一个好事。

《21世纪》:你怎么看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速度?你曾经说过,人民币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需要花几十年的时间。“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是否能够加快这一过程?

范智廉:要成为储备货币,需要实现完全可兑换,而且要求巨大的流动性。因此,这对人民币来说有很长的路。人民币在全球交易使用量中的排名已经达到第五、六位。人民币结算也已经是全球性的,但是规模还相对较小,而且没有实现完全可兑换。因此,中国资本市场必须要发展得更加复杂,才能让人民币真正的国际化。

我觉得人民币还需要超过10年才能成为储备货币,达到中国经济总量占世界经济的比例。不过,人民币现在已经在很多国家成为储备货币了,而他们之前是没有配置人民币的。我觉得,“一带一路”倡议会增加人民币的使用,这将增加人民币的流动性和接受度。

(来源:21世纪经济)

责任编辑:韩旭


+1
0

附件下载

共有 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