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法国如何培育职业农民


法国的农业教育体系,有效提升了农民的职业素养,使其依靠有限的土地面积,成为世界第二大农产品出口国和第一大农产品加工出口国。其在培育职业农民方面的经验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3月20日,农业农村部印发《农业农村部2019年人才工作要点》,强调要提升新型职业农民发展质量,深入实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程,大力培养农村专业服务型人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农民是主体,人才是关键。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要“就地培养更多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

  培养现代化的新型职业农民,必须建立系统、完善的农业教育体系。法国国土面积仅约55万平方公里,却是世界第二大农产品出口国和第一大农产品加工出口国。法国之所以能够在农业方面取得巨大成就,离不开其较为成熟的农业教育体系。

法国农业教育提供了覆盖农民职业生涯各个阶段的学习培训机会

首先,法国学生在学完初中二年级的课程以后,就可以选择进入三年制农业中等职业高中,或者在初中三年级以后选择进入两年制的农业职业高中,学习包括农作物、园艺、农机、畜牧等的农业课程,以及林业、景观工程、食品加工、产品销售等农业相关课程。其次,法国普通高校大学一年级学生以及大学技术学院文凭或高级技术员证书获得者,可以选择接受二年制的大学职业学院教育。再次,法国重点高中的大学预备班和综合大学一到二年级的学生,在通过严格的考试后,可以进入由法国粮农渔业部认可的33所农业高等学院接受农业工程师的教育,并可以继续深造一年获得硕士文凭。又次,法国普通大学的生物科学方面的学生以及农业工程师,在通过文档审查录取后可以接受高等农业专员教育,毕业后可以直接就业,或者以硕士研究生的资格与农业硕士一样攻读博士,博士论文答辩合格就可以获得国家的农学方向博士学位。最后,法国完成十年义务教育的学生,即使直到大学阶段都没有接受过农业教育,包括已经工作的15-26岁青年,如果想接受农业教育,可以参加遍布全国的、由农民技术培训中心组织的各类农业培训,或者以学徒身份在培训农场、工厂和其他场所通过半工半读和工学交替来接受“学徒培训”。总而言之,法国公民只要希望从事农民职业,总可以从法国的农业教育体系中找到合适的学习和培训机会。

法国农业教育提供了完整的农业职业准入和教育评价机制

法国实行严格的农业就业准入制度,农民必须接受一定的职业教育,取得合格的文凭和证书才能取得从事农民这一职业的资格。例如,只有获得农业技师以上的证书,或者通过农业职业或者技术会考的学生,才能有资格独立经营农场,获得农业技术以下证书的只能当农业工人。法国农业教育形成了一到五级的国家农业教育文凭体系,各级证书分别对应农业工人、农业技师、农业工程师、硕士科研人员和农业博士。不仅如此,法国的农业教育文凭和证书与国家基本教育文凭实行完全的对接和贯通。同时,随着不断的进修和学习培训,农民可以不断取得文凭和证书的晋级。农业职业资格与农业教育的文凭和证书密切联系,并据此享受国家的优惠政策和补贴等支持。如此一来,农民非常重视接受农业教育与培训,农业和农业教育之间形成了良性循环。

法国农业教育提供了农业“产学研”紧密联系的内容与形式

法国的农业教育由法国的农业部门(粮农渔业部)负责。完整的农业教育体系设计涵盖了农艺学、食品、林业、兽医、花卉种植、景观和环境保护等学科,实现了全国各级各类农业教育组织、公办、私立农业教育机构相互补充,科研院所、农场和企业、农商会、合作社等分工明确,以需求和目标导向的横到边、纵到底的农业教育全覆盖,形成了中专、高中、高中+2年、高中+3年、高中+5年的不同学历教育安排。灵活的办学形式满足了复杂农业生产和多样化农民的需求。相关农业教育的课程设计植根于农业生产的实际需求之中,特别是在职培训,实现了农民培训的量身定制和个性化教育。同时,科研院所、社会机构、企业、商会、合作社的紧密联系,充分实现了“产学研”的零距离对接。

  法国通过构建适用、灵活、全方位、多层次的农业教育体系,有效地支撑起法国的农业强国地位。在我国培育职业农民、推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其成功经验值得深入学习借鉴。

打造开放灵活的农民职业终身教育体系

法国灵活多样、权威互通的文凭体系设计,使得学生和公民参加农业教育、从事农民职业的既有学习成本损失降到最小,不必担心“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对比之下,虽然我们的初中学生毕业之后也可以选择进入职业高中和中专,但是这类高中和中专多数为综合性的(医学除外),涵盖理工农林经管等专业,相关的农科专业份额明显不足,专门的农业职业高中和技术高中更是少之又少;高中以后,普通高中向职业高中之间的流动极少,普通高中转入职业高中和中专从事农科学习的更少,进入大学以后,农学专业的教学与其他普通大学一样,基本是封闭式的专业教学(比如四年一贯制的本科教育)。因此,必须完善制度设计,构建起学生从义务教育完成到大学教育期间能够灵活多样地进入和接受农业教育的制度安排。

建立与农业职业准入相对应的农业教育证书资格体系

我国农业发展的薄弱环节与农民职业的门槛过低存在一定的联系,社会上对从事农业几乎没有什么标准和要求。相比之下,法国的农业实行严格的职业准入制度,农民必须接受一定的职业教育,取得合格的文凭和证书才能取得从事农民这一职业的资格,才能享受国家的优惠政策和补贴支持,从而使得农业和农业教育之间形成了良性循环。因此,我国亟须建立一套适合中国国情的、能够与农业生产经营对不同层次人才的需求相适应的农业文凭和资格证书制度。

建立统一领导、全面综合的农业教育体系

当前,我国的农业教育基本处于教育部管理农业学历教育和农业部管理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的平行不交叉的局面,而教育部农业教育投入的重点又集中在本科及以上层次,在与农业生产实际相结合方面有些不太接地气,导致当前农业生产一线的技术员和农业经营管理一线的营销人员的供应明显不足。借鉴法国的做法,应该对农业教育资源进行整合,尝试进行以农业部门管理为主、教育部门管理为辅的国家农业教育规划管理体制改革。以农业“内行”领导农业教育的顶层设计、总体规划和实际部署,打破部门之间的行政隶属关系,整合农业教育资源,建立专业化、需求导向的农业教育体系,按照就地培养的原则,形成面向农业实际、灵活多样的职业农民培养模式。

(来源:大众日报

责任编辑:贾莹莹

 

+1
0

附件下载

共有 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