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国国内财税政策的调整重点有哪些


2019财年美国联邦政府支出比2018财年增长8.2%,占GDP的比重为20.9%,比过去40个财年平均的20.6%高0.3个百分点,支出增长的原因是医疗保险、社会保险、公共债务利息等方面支出的增加。

近期财政运行情况

近日,美国财政部发布了《关于2019财年预算结果的联合声明》。美国2019年9月月度财政收支报告数据显示,2019财年(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的赤字为9840亿美元,比上一财年多2050亿美元,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为4.6%,比2018财年的3.8%高出0.8个百分点。

2019财年美国联邦政府总收入为3.462万亿美元,比2018财年高1330亿美元,增长4.0%。2019财年收入占GDP的比重为16.3%,比2018财年低0.1个百分点,比过去40个财年平均低1.1个百分点。

2019财年美国联邦政府支出为4.447万亿美元,比2018财年增加3390亿美元,增长8.2%。2019财年支出占GDP的比重为20.9%,比2018财年高0.7个百分点,比过去40个财年平均的20.6%高0.3个百分点,支出增长的原因是医疗保险、社会保险、公共债务利息等方面支出的增加。

2019财年,美国联邦政府的公共债务增加了1.052万亿美元,达到16.803万亿美元,增加的债务主要用于填补9840亿美元的赤字。2019财年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为79.1%,高于2018财年的77.5%,上升了1.6个百分点。

近年来国内重要财税政策的调整

改革社会福利项目

为降低财政负担、提高劳动参与率,提升社会福利项目的效率,2018年4月,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指示各机构改革福利项目,以鼓励工作、减少劳动人口对福利项目的依赖。

本次福利制度改革的目标是:在法律规定的框架内帮助受助人实现经济独立(包括加强对福利项目受惠者的工作要求);建立强大的社会网络,使受助人以可持续的方式摆脱贫困;解决无家可归者、残疾人等难以找到工作并维持就业的难题;平衡灵活性和问责要求,以满足州等地方政府和其他机构调整公共援助项目的独特需求,并确保福利服务和管理机构可以对结果负责(包括评估措施的设计和跟踪,以评价项目是否帮助人们摆脱贫困);缩小机构规模并精简服务,以促进资源的有效利用;为低收入和低资产的人提供福利;通过合并或取消重复的或无效的联邦计划来减少资金浪费;建立一套系统,使联邦政府能够随时且便利地掌握地方项目情况及信息,以使其他州和地方能够从中学习并受益;授权私营部门和地方社区制定、实施以地方为基础的贫困解决方案。

支持工薪家庭

美国联邦政府认为,如何平衡工作和孩子抚养虽然是每个家庭的私人问题,但这个问题处理不好也会产生较大的社会影响,例如影响就业率和经济的增长。为帮助工薪家庭处理好孩子抚养问题,政府在福利制度等政策方面向有孩子的家庭倾斜。例如,2017年的《减税和就业法案》将每个孩子的最高儿童抵税金额从1000美元提高1倍至2000美元;劳动所得税抵扣制每年为两孩家庭提供高达5828美元的福利;照顾儿童及被抚养人税收抵免等也提供了儿童相关的福利和税收抵扣。2018年特朗普还签署了一项24亿美元的儿童保育与发展基金增资法案,向各州提供总计81亿美元的资金,用于资助低收入家庭的儿童保育。此外,食品券、医疗补助、住房援助和贫困家庭临时救助项目等福利项目也为从事低收入工作的成人及其子女提供了援助。

降低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负担

2017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了《减税和就业法案》,并由总统签署成为法律。这是美国近几十年来最重要的减税和税收改革法案。该法案有四个目标:为中等收入家庭减税;简化申报手续;通过税收减免实现经济增长;促进海外收入汇回国内。在个人所得税方面,该法案降低了边际税率,提高了标准扣除,扩大了儿童相关的税收抵免,并简化了报税手续。此外,一些受欢迎的扣除类别得到了保留,例如按揭利息和慈善捐款扣除,某些主要使高收入家庭受益的扣除项目受到了限制或者直接被取消。

在企业所得税方面,该法案允许企业完全扣除在设备和无形资产上的投资,并将最高边际税率从35%下调至21%。同时,将税收制度从对全球收入征税的全球税收制度转变为属地税制。总部设在美国的公司将海外利润带回国内时将不再额外征税,而对当前递延纳税的海外利润则会征收较低的一次性汇回税。

(来源: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责任编辑:贾莹莹


+1
0

附件下载

共有 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